關鍵字:
 欄 目:
向死而生
要聞
動態
其他
“時代楷模”張富清公益...[6-29]
我院2019年“互聯網+”雙...[6-26]
我院隆重舉行2019屆學生...[6-26]
院團委組織開展第五屆“...[6-21]
學院紀委召開會議傳達學...[6-21]
學院組織開展第三十五期...[6-21]
最高人民法院黨組書記、...[6-21]
我院共青校區舉辦第五期...[6-21]
劉英生、陶然兩位法官受...[6-21]
人文團總支學生會總結大...[6-21]
人文學科部舉辦優秀團日...[6-21]
理工團總支學生會順利完...[6-21]
人文學科部召開首屆優秀...[6-21]
信息學科部自動化系學生...[6-21]
人文學科部舉辦2018-201...[6-19]
信息學科部學生會總結大...[6-19]
財經學科部召開三下鄉安...[6-19]
財經學科部學年基層學生...[6-19]
理工團總支學生會召開“...[6-17]
人文學科部第十三屆主持...[6-17]
2019年暑期三下鄉前期工...[6-17]
財經學科部三下鄉隊員招...[6-17]
財經學科部“青春心向黨...[6-17]
財經學科部“青春心向黨...[6-17]
信息學科部自動化系學生...[6-17]
理工學科部順利開展建國...[6-17]
理工學科部召開2019年兩...[6-17]
理工學科部開展誦讀紅色...[6-17]
信息學科部寢室文化節圓...[6-13]
財經學科部組織“學習兩...[6-13]
您現在的位置:  首頁 >> 新聞中心 >> 校園評論 >>文章正文
向死而生
[閱讀次數:1139 發布日期: 2019/6/10 8:38:00]

或許對于許多人來說,電影只是一種生活的享受,或是消磨時光的工具。而在我眼中,看電影最重要的是感悟人生。

有這么一部電影,初看片名,我覺得不解,甚至感到驚悚。《死亡詩社》,一個直題死亡的名字,一部直面死亡的影片。然而,就在我將它看完后,我才發現自己是多么狹隘。影片中雖然有涉及死亡,但是,那何嘗不是一種不滅的永恒呢?

影片中,最初的一切都是那么平靜,都是那么尋常。不過是一所學校正常地招生,不過是招生迎來了一批愛玩鬧的學生。可是,在這一切都正常的平靜湖水之下,暗藏著多么洶涌的暗流,不深入其中,無法體會。我也以為面帶微笑、如沐春風的Keating先生只是一個很普通、和藹的老師罷了,何曾想到他身上還有一個“異類”的標簽。我不禁疑惑,身處一個時代中我們如何不成為異類?隨波逐流?趨炎附勢?在時代的橋頭,永遠都會有那么一類人,試圖開拓新的道路,最終的結局不過是勝者為王,敗者為寇罷了。

Keating先生走進教室的那一刻,他讓學生撕去書的導言的那一刻,同學們的眼睛亮了。或許這些舉動違背了世人眼中對教師的定位與標準,但是,那又如何?其實,我也曾撕去過書的導言,也因此受到過責罰,我一度不理解老師所說的“學習好的學生,他們的書是完好無損的。”這句話,不是說“讀書破萬卷,下筆如有神”嗎?為何一頁導言被撕去便如此?是因為悖逆了某些人,還是悖逆了整個時代?看遍了世間萬事,嘗遍了人生百味的人們,是否知道什么是生活?當先生告訴所有學生,要啜飲生命的精髓,不要等到最后在彌留之際回想自己的一生,才發現自己沒有活出自己的模樣。他讓學生撕去書的前言,讓學生寫自己的詩,讓學生稱自己為船長,甚至在學生知曉有“死亡詩社”的存在時,他也不加阻攔。他所做的一切不過是要讓孩子們知道,每個人都是有靈魂的,要活出自己。當查理公然對抗校規之時,他走向了他,拉住他,即使他依舊迷惘。當尼爾出演《仲夏夜之夢》,與父親爭執,在他的鼓勵下,依舊勇敢地表現自己,但是最終在壓力之下飲彈自殺。他們,不過是想活出自己,卻在校方與家長這邊遭遇了難以跨越的阻礙。當尼爾的父親找到校方,強烈要求要一個解釋之時,他是否考慮過尼爾死亡的真正原因?當校方迫于壓力,拉出Keating先生時,是否想過這一切都是為何?答案很一致,沒有。他們不過是以“另類”之名排擠Keating先生罷了,尼爾真正的死因正是他父親的固執。

“噢,船長,我的船長。”就在Keating先生黯然離去的那一刻,所有學生站到課桌上,大呼。船長,引導著船駛向遠方;船長,帶領著船員們走向前方。Keating先生眼中溢出淚水,而我,也流下熱淚。我也曾希望有一個“Keating先生”告訴我如何擺脫命運的安排?我們活在這個世界上,一步一步成長,以為自己掌控了棋局,可是,誰人不是一回頭,發現自己也是一枚棋子,深陷局中?

或許曾經的我,未經世事,只希望有一個人能指導我的生活,以為老師就是教授知識,便可以得到的稱呼。尼爾也一定在想“為何我的荊棘王冠沒有帶給我王者般的榮耀,而是將我推向了死亡?”我也相信,看過這部影片的學生,也都希望有一個“Keating先生”來告訴自己什么是世界?什么是人生?

我也長大了,多少也經歷過一些事情,身上沾染的世俗味是去不掉的。我的精神偶像是莊周,活出自己的意味。即使我么沒有脫離棋子的命運,但也會很快樂。“死亡詩社”,雖然名為死亡,卻是自我的永生。我們在審視命運的同時,是否會注意到自我的地位?當我們感慨世間多悲歡的同時,又能否想想自己是悲是喜?于我而言,愿自己能活出春暖花開便是完美的一生吧!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責任編輯:薛晶晶

作        者:萬智文
供稿單位:新聞中心
附     件:
[打印頁面]  [關閉頁面]
南昌大學科學技術學院新聞中心
技術支持:南昌大學科學技術學院網絡信息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