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鍵字:
 欄 目:
《喊山》——黑暗之后會有光明
要聞
動態
其他
“時代楷模”張富清公益...[6-29]
我院2019年“互聯網+”雙...[6-26]
我院隆重舉行2019屆學生...[6-26]
院團委組織開展第五屆“...[6-21]
學院紀委召開會議傳達學...[6-21]
學院組織開展第三十五期...[6-21]
最高人民法院黨組書記、...[6-21]
我院共青校區舉辦第五期...[6-21]
劉英生、陶然兩位法官受...[6-21]
人文團總支學生會總結大...[6-21]
人文學科部舉辦優秀團日...[6-21]
理工團總支學生會順利完...[6-21]
人文學科部召開首屆優秀...[6-21]
信息學科部自動化系學生...[6-21]
人文學科部舉辦2018-201...[6-19]
信息學科部學生會總結大...[6-19]
財經學科部召開三下鄉安...[6-19]
財經學科部學年基層學生...[6-19]
理工團總支學生會召開“...[6-17]
人文學科部第十三屆主持...[6-17]
2019年暑期三下鄉前期工...[6-17]
財經學科部三下鄉隊員招...[6-17]
財經學科部“青春心向黨...[6-17]
財經學科部“青春心向黨...[6-17]
信息學科部自動化系學生...[6-17]
理工學科部順利開展建國...[6-17]
理工學科部召開2019年兩...[6-17]
理工學科部開展誦讀紅色...[6-17]
信息學科部寢室文化節圓...[6-13]
財經學科部組織“學習兩...[6-13]
您現在的位置:  首頁 >> 新聞中心 >> 校園評論 >>文章正文
《喊山》——黑暗之后會有光明
[閱讀次數:1215 發布日期: 2019/6/10 8:37:46]

     一個人在絕望而痛苦時的反擊,會是多么瘋狂嗎?是義無反顧、孤注一擲。我覺得《喊山》里的女主紅霞就是一個在絕望里,瘋狂的反擊的苦命人。

       《喊山》片中女主紅霞,本該是個城里的嬌小姐,父母疼愛,家庭優渥。但一切的幸福卻在一次上街是戛然而止,她和傭人走散了,被拐賣給了一個暴虐的男人臘宏做童養媳,那年她還不到十歲,從此她不在是個溫床里的小公主,迎接她的是無盡的毒打、辱罵,她被當做生孩子的工具,像奴隸一樣活著。她還還因無意間發現臘宏殺死了他原來的妻子的秘密,而被生生剪斷了舌頭,變成一個啞巴。她的反抗與掙扎是得到更狠的折磨。

          她帶著臘宏原配的女兒大大和自己的還在襁褓里的孩子,隨著殺了人被通緝的丈夫來到荒涼的小山村,丈夫好吃懶做,家里全靠她一人支撐著。而后來臘宏貪吃果子,被韓沖用來炸獾子的炸藥炸死了。葬禮那天,她穿素衣,平靜的看著那個她應該稱之為丈夫的男人的尸體。在眾人為她丈夫死了而可憐她要為討賠償的時候,她卻笑了,拒絕要韓沖的賠償。最后爭不過,她微笑著一筆一劃在賠償條子上面工工整整的寫上自己的名字。別人以為她瘋了,可她卻是解脫了。

          影片里,細節處理極為精細。在臘宏死前死后,紅霞有著明顯的對比,臘宏死前,紅霞是頹喪死寂的,臉上是灰撲撲的,像一具行死走肉。臘宏死后,她將家里收拾干凈,穿干凈整潔衣服,給大大扎漂亮的頭繩,整個人鮮活起來,電影里最為驚艷我的地方,是她在臘宏死后第二天清晨,披著頭發跑到山頭,右手拿棍狠狠擊打著左手拿著的鐵臉盆,她開心的笑,像個孩子一樣蹦跳,奔跑,要和所有人分享她的喜悅。她的嘴巴發不出聲音,但她心里有聲音在再吶喊,她手中的盆在吶喊。那是黑暗后重建光明的喜悅,甚至是瘋狂。

          韓沖因為要賠償紅霞娘仨,每天會去為她們送吃的喝的,朝夕相處中,互相有了好感。如果故事就這樣結尾該多好,可是,沒有。他們將要在一起的時候,警察來了,來抓捕臘宏,而臘宏死了,村民害怕惹事,如實告知警方是韓沖害死了臘宏。韓沖要被帶走的那天晚上,紅霞去見他臨走時深深而又哀痛的看著他。那時候我以為是紅霞是哀痛韓沖要被帶走,在第二天警方帶著韓沖指認案發現場的時候,我才明白那是一種愧疚的哀痛,她站在臘宏死的那棵樹下,高高舉著牌子,上面寫著:“人是我殺的。韓沖瘋一樣沖過去,把紙塞進嘴里,但真相已經揭露了。

          紅霞殺了臘宏,她借刀殺人。她知道那里有炸藥,她設計引臘宏去摘果子,被炸死。紅霞被帶走前,跪在韓沖爹面前,祈求的看著他,韓沖爹收養了她的兩個孩子。紅霞走的時候,韓沖被鎖在車里,眼睜睜的看著紅霞離去。

          影片最后韓沖追著載著紅霞的警車奔跑,卻追不上。看完時,我有一瞬間很恨那些警察,為什么不早點來,在紅霞還未徹底絕望走上不歸路的時候?又或者永遠不要來,讓一切埋進塵埃里?但導演安排的這個結局該是最好的結局了,正義遲到了一會兒,但終究會來。臘宏、紅霞都要為自己殺人的行為付出代價。

          紅霞了結臘宏是絕望爆發,用行動喊出了她的悲痛。她不需要可惜可憐,當她為她的行為受到法律制裁,得到應有懲罰后,她的吶喊就像得到了回復,她才能得到真正解脫,才能迎來黑暗后真正的光明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責任編輯:薛晶晶

 

作        者:楊雯
供稿單位:新聞中心
附     件:
[打印頁面]  [關閉頁面]
南昌大學科學技術學院新聞中心
技術支持:南昌大學科學技術學院網絡信息中心